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555褰辫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汉皇帝 > 第三百五十六章

身为一个父亲,刘启是觉得此次生病之时,刘荣的诸多表现还是不错的。

接着天子便是说道:“太子有心了”。

于是,在宦官奉上那盅鸡汤之后,天子刘启身旁的一个侍从还想要先代吃一下,作为预防时,天子刘启摆摆手,“太子所呈之物,不必如此了”。

“诺”,言毕,这侍从又退回到了一侧。

而刘荣又是跪地叩头道:“谢父皇”。

而后,天子刘启在一旁侍从的搀扶之下,从床榻之上,坐了起来。

两个宦官,立即上前,将一书案放置在了天子刘启的面前,而将刘荣手中亲奉的鸡汤放在了这书案之上。

天子刘启拿起托盘一侧的汤匙,尝了一口这鼎器之中的鸡汤。

然这个味道,天子刘启此前,还真是没有吃过。

喝下这鸡汤,虽然身体还是如此,但是此刻刘启只觉得自己的精神和那种异常疲倦的感觉,似乎得到了缓解。

天下刘启身体此刻还是非常的虚弱,固此这鸡汤喝下来一半,便放下了手中的汤匙。

“此物当真有些奇效“,侧卧在床榻之上的天子刘启说道。

说完又道:“太子适才所言,这人参乃是真番国所产之物…………”。

老爹后面的话,还未说完,刘荣便是说道:“禀父皇,儿臣已与真番使者说过,时常可朝贡一些人参来”。

闻此言,天子刘启便是一点头,便是转头对一侧的王仡言道:“去告知大行令,亦可向真番等国,收购此物”。

“诺,臣记下来”,王仡言道。

接着刘荣便开始向天子刘启禀报了一下,近日的朝议事宜。

而之后刘荣便说道:“儿臣这便告退了,便不打扰父皇休息了”。

言毕,刘荣便起身告退离去。

而其后,刘荣更是亲自到长信殿和椒房殿,向窦太后以及薄皇后两人奉上了这人参鸡汤。

…………………………………………………………………………



然就在此时,一身着华服之蜀郡男子,总算是乘车驾到了长安城中。

而其一入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听,长公主刘嫖的府邸在何处。

一路打听之后,这人才算是到了刘嫖的府邸之前。

而其当即便是被刘嫖府邸的豪奢给震惊住了,然其虽是富甲天下,仆从成群,但其也不敢轻易的建造如此豪奢的府邸,

其也不得不感慨道:“当真是天家富贵”。

而不多时,在其家中的刘嫖却是见一侍从行入堂中拜道:“长公主,门外有一人欲求见公主

”。

刘嫖现在满心想的都是要赶紧的促成刘荣与陈阿娇完婚,且如何天子身体如此,已然是到了紧急之时,哪里有空再搭理旁人。

且在整个汉家,想要求见刘嫖一面的人,可是大有人在,若是来一个便见一个,那这长公主府还不成了人人可来之地了。

“可知其是何人?”,刘嫖问道。

“这倒是不知”,这家奴言道。

闻此言,刘嫖当即便是训斥起来了这家奴,“蠢货,本公主哪里来的闲工夫见一些不相干之人!

还不快将他给我赶走”。

闻此言,这家奴,立即便是跪地不停的叩头:“公主恕罪,公主恕罪!奴婢本也是想将其赶走的,只是那人说道……那人说…………”。

见其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句什么话来,刘嫖便是更加的气恼。

“那人究竟说什么!?”。

“那人说道,若是得见长公主一面,愿以千金奉为见面礼”。

闻此言,刘嫖当即便是愣住了。

千金是什么概念,其已经相当于一个中等列候之家一年的收入了。

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的汉事,只要见一面,便可得千金。

纵观西汉历史,刘嫖此人,在汉家前期的所有刘姓宗族之中,可以说,最为贪婪之人。

为了钱,她可是什么窦愿意做。

窦老太太指责刘武心中只有皇位再无其他之时,韩安国便是给刘武出主意,以重金去贿赂刘嫖,让刘嫖在老太太的近前多说说梁王的好话。

刘嫖是高高兴兴的收下了弟弟命人送来的重金,立即便是进宫去向窦太后求情去了。

而刘嫖选择王娡合作,助力刘彘上位,也是因田蚡、田胜这两兄弟,以重金敲开了刘嫖家的大门,这才得以功成的。

刘荣当然是太知道,自己这个长公主姑姑的性子了,若不然也不会在第一次到刘嫖府中之时,便放了个大招,说什么“若得阿娇为妇,当以金屋贮之”的豪言壮语。

当时听到黄金屋之时的刘嫖,整个人都是被惊呆了,做何黄金屋,这是得用多少黄金啊!

固此,刘荣才会如此的轻易的得到了刘嫖的认可。

也还别说,刘嫖虽是贪财,但却也是个办事的能手,只要能求到他的府上,且其收了你所“赠”之黄金,其便会想方设法,不遗余力的给你办成你的事。

固此,为了在如今这种关键时刻,令刘嫖不遗余力的做自己的起爆器,刘荣一次便送了五千金与刘嫖,可是将刘嫖给高兴坏了。

也因为如此,外间对刘荣的评价一直都是不错的,长公主绝对是拿人钱财,必替人消灾的主。

接着刘嫖便是又呵斥道:“蠢货,还跪在那干什么,还不快去把人给我叫到这儿来”。

“诺……诺!”,这侍从口中称是忙言道。

不过多少,在刘嫖府门外的那身穿华服的矮胖子,这才在这家奴的引领之下,进入了刘嫖的府中。

然自从自己的父亲文帝殡天之后,刘嫖便是再无所顾忌,原本有文帝压着,刘嫖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然如今,上有窦太后宠着,老太太自己的生活过得是十分的节俭,但可是一点也不反对自己这女儿过无比奢侈的生活。

且还有天子刘启,对自己这个姐姐也是宠的不行,刘嫖自然是为所欲为了。

其家中的奢侈程度,已然可比皇宫了。

即便是刘荣隔些时日到刘嫖家中去一趟,都是感觉自己这姑姑可一点都不是省油的灯,这府中修筑的比起自己的太子宫来都要奢侈。

………………………………………………………………………

在这家奴的带领之下,不多时,其便是到了刘嫖府中的正堂之中。

一见到刘嫖,这身穿华服的矮胖子,立即便是上前行拜礼言道:“小人见过长公主”。

看着这下拜之人,刘嫖一清嗓子,这便说道:“免礼吧,可是你在府外求见本公主?”。

这人又是一行礼道:“正是在下”。

接着刘嫖便是直言不讳,道:“你求见本公主所谓何事啊”。

从这人说话的语气之上,以及其这身打扮,刘嫖便是已断定,这人绝不是出身贵族宦官之家,极有可能是一个商人或地方豪强。

换句话说,这就是一个汉朝的土大款。

固此,即便是再怎么喜爱黄金,在一个土大款的面前,刘嫖这个汉家天家之女,该有的矜持还是要有的。

“能够得见长公主一面,乃是在下之幸”。

接着这人便是又言道:“小人乃是蜀郡人士,名曰卓王孙,这些时日之中,却是听闻,太子殿下要选秀,小人家终有一女,正是及笄之年,固此,小人自然是想求得长公主准许,将小女充为秀女,送入太子宫中………………”。

卓王孙也是不隐瞒,当即便是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尽皆告知了刘嫖。

然对于刘嫖而言,其所要考虑的,当然便是自己女儿的地位了。

只有保住自己女儿将来的太子妃的地位,才能够板保证在刘荣继位之后,陈阿娇能做汉家的皇后。

当然了,只要窦老太太还活着,刘荣不论是愿不愿意让陈阿娇做皇后,陈阿娇窦一定是要做皇后的。

历史上,刘彘在平阳公主府中与卫子夫云雨之后,便是将卫子夫接到了后宫之中。

这事让刘嫖知道了之后,差一点,便要将卫子夫给弄到了永巷之中。

然也因为此时,刘彘差一点连皇位都要给丢了…………

但此时不同,刘彘是自继位与阿娇成婚之后,俩人便是不对付。

而此时刘荣与陈阿娇的关系,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了。

且别的女子,也是不可能撼动陈阿娇的地位的。太子选秀女,这才选了一个,当然是还要接着选下去的。

不过看在黄金的面子之上,安排个秀女进太子宫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若是选中了个什么狐媚子,到太子宫迷住了刘荣,可就不太好了……………………

甚至还想到,自己若是这是做了,是不是在给自己女儿增加绊脚石。

卓王孙当然是看出来了刘嫖的犹豫,便是一脸谄媚的,笑呵呵的说道:“小人适才所言,那一千金只是献与长公主的见面礼,若是这选秀之事能成,小人愿再奉两千金以谢长公主”。

三千金,只是换一个秀女的名额,再怎么说也值了。

如此一来,刘嫖适才所有的担忧都没了,只要钱到位了,什么都不是问题。

且太子宫将来那么多个秀女,能不能得到刘荣的宠幸,那还真难说。

刘嫖平复了下心情,便是问道:“不知你之女儿何名啊,相貌如何?”。

选入太子宫的秀女,还是要经过太子亲自选出来的,即便是自己去给刘荣打招呼了,然这卓王孙的女儿若是个女暴龙,那刘荣怎么也不会愿意的。

“回长公主,小女名唤文君,相貌也算的上不错,当然比之天家血脉,自然是大有不如”。

作为一个商人,准王孙还是非常的会说话的。

听其之言,刘嫖是一阵点头,“太子选秀之事,干系重大,本公主还是要再思虑一番”。

卓王孙自然不是傻子,刘嫖再怎么说,也不会当着他的面说什么此事可为之。

其能如此说,便是已然说明,刘嫖已是答应了!

离开长公主府之后,卓王孙寻了一住处之后,立即便是命其家仆,将那一千金,送到了刘嫖的府中。

而刘嫖对于这卓王孙的表现,还是非常满意的:。

看着这箱子中码的整整齐齐的金饼,刘嫖自言自语道:“此人还是挺识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