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555褰辫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汉皇帝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受命处置

一遍又一遍看着刘荣这奏疏,此刻的天子刘启脑子在疯狂的运转,更是暗道:“难道刘荣所挖出来的乃是九鼎之一不成?”。

要是九鼎现世,这整个汉家之天下便要因此而动荡。

如此过了许久,天子刘启才算是平复了下来。

当即便对王仡说道:“去传诏三公九卿之臣尽皆到宣室殿去!”。

“诺!”,王仡一行礼便出了大殿。

汉家本就是以黄老一无为而治天下,固此朝廷对于整个汉帝国之管控并未太过严苛,且自汉家建国之时,便有规定,十日才有一次朝会。

若是非朝议而有大事之时,朝臣自然也能入宫觐见天子,天子也能诏臣子入宫议事。

但一次将三公九卿之臣尽皆诏去却并非常有之,固此,自丞相桃侯刘舍到太尉周亚夫再到九卿之臣,一听到谒者来传,陛下急诏其入宣室。

便是知道定是出了大事。

待三公九卿之臣到了宣室之时,天子刘启还未到,这些人便乱乱哄哄的谈论了起来。

更是有人言道:是不是北方匈奴有了异动,陛下才会如此急切召我等至此……

就在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谈论之际,只听殿外一人喊道:陛下驾到!

听到陛下到了,这在场之众人才尽皆住口…………

待天子刘启坐定,丞相刘舍便行礼道:“不知陛下此时召臣等入宫不知有何事?”。

扫了一眼在场之众人,天子刘启一清嗓子说道:“今日朕收到了郅都与刘荣从河东送来之奏疏!”。

言毕,刘启伸手一指王仡,王仡便将刘荣与郅都之奏疏交给了在场之众臣,令其传阅。

然在场之人哪儿个不是人精,谁都知道申屠公那可是陛下视为心腹之人,自陛下登基便数次提拔之,更是令其出任河东太守。

如今出了这种事这不就是直接打天子的脸吗,固此,无一人敢多言之,只怕惹怒了天子。

见众人不说话,周亚夫却是站了出来,“申屠公蒙陛下之恩宠,才得以坐上这秩比两千石之太守,然其却不感念陛下之厚恩。

致使河东数十万之百姓受灾难以度日,臣请陛下治申屠公之罪!”。

汉家之天子罪恨的,便是欺压底层之平民百姓之官吏豪强,然出乎众臣之意料的是,天子刘启听周亚夫之言后却未动怒,而是十分镇定的言道:“太尉所言不差,申屠公该死!然据刘荣所言,河东其余之官吏定然也是参与其中!

此等官吏我汉家绝不容之!”。

当即周亚夫便是一跪地言道:“陛下圣明!”。

其余之官吏见此,自然也是尽皆跪地道:“陛下圣明!此为天下万民之福哉!”。

“此刻刘荣与郅都还在河东,且河东之都尉周阳由定也是难逃干系。

只是其手中还有近两万之河东郡兵在手,只怕朕仓促下诏将其捉拿,其自知罪责难逃而心生反意!”。

汉家建国五十余年中,谋反者先是刘邦所封之异姓诸侯王,之后便是刘姓同宗之诸侯王,还从来未有过太守或都尉这样的官员谋反的。

但从未有过,并不能代表便不会有之,天子刘启清楚的很,即便是自己养的一条狗被逼急了还会咬自己的主人,更何况是一手握兵权之都尉………………

此时御史大夫晁错却是跳了出来道:“陛下,臣有一策或可解陛下之忧”。

“晁卿直言便是!”。

“诺!

都尉之职乃是辅佐太守掌一郡之兵之职,然太尉更是我汉家天下武官一首,节制天下兵马,何不令周太尉召那周阳由至长安述职。

再发一道密召于郎中令贾谊,令其暂领河东全郡之军卒,如此河东便可安之!”。

闻此,天子刘启一阵思虑后,扪髯言道:“晁卿之言善之”。

接着便又对周亚夫言道:“太尉便下一道军令,令周阳由到长安来!”。

“诺!”,周亚夫行礼道。

如此,在场之众人便以为再无其余之事。

然天子刘启却是又说道:“昨日朕还接到了刘荣的令一封奏疏,刘荣在汾阴汾水之旁发现一先秦时之宝鼎!”。

此言一出,在场之朝臣当即便炸开了锅,从汾阴之汾水得一宝鼎,难道是九鼎中之冀州鼎不成?

中有载:禹别九州,随山浚川,任土作贡。

河东郡便在其所划九州中之冀州之中。

不等朝臣说话,天子刘启又道:“然刘荣言道,其在宝鼎中见到了许多篆刻着钟鼎铭文之简牍却无人可识之,固此亦不知此鼎为何人所铸之!”。

而这时一直未曾言语的魏其侯窦婴立即起身行至殿中行礼道:“陛下,臣之师申公便识得钟鼎之铭文”。

申公之名天子刘启怎会不知,当即便言道:“好,待刘荣将此鼎带回长安,便要请申公观之”。

如此,当日便有一名谒者与一传令兵一同从长安城而出,直往河东而去,这谒者自然是到汾阴向贾谊传诏,那传令兵则是往安邑而去召那周阳由入长安!

………………………………………………………………………

而当天子诏书到了汾阴刘荣驻扎之处,当听闻天子所派传诏谒者到了,刘荣、贾谊、郅都等人,自己是忙不迭的跑出帐外跪听天子之诏。

只见这谒者取出一卷竹简道:“大汉皇帝诏命!

刘荣、郅都所言,朕皆知之,河东郡之事宜便皆由皇长子刘荣全权处置!

再由当阳侯贾谊暂掌河东郡之军权”。

言毕,这谒者便将这竹简交到了刘荣的手中。

更是从怀中拿出了一盒子,交给了贾谊:“贾郎中令,此便是陛下钦赐之河东兵符”。

老爹天子刘启将这河东郡之一切事宜皆交给自己处置,刘荣一看便知,老爹便是要自己出手整治河东贪墨之事,也是要看自己能否处置妥当此事。

但却又将河东之军权交给了老师,刘荣也是明了,老爹可能还是怕自己一时冲动,惹出什么祸来……

然这诏书之中,天子刘启却是只字未提事关这大鼎之事,刘荣是暗道:汾阴出宝鼎,按理老爹应该不会对此不闻不问才对…………

而到了大帐中,贾谊更是对刘启言道:“殿下,陛下诏书中言道,令臣暂领河东之军权,看来那周阳由说不得此时已受处置”。

而那谒者到了安邑,将太尉周亚夫之军令交于都尉周阳由时,周阳由也是有些疑惑,到太尉处述职,这可是从未有过之事。

汉家上一个太尉还是文帝朝时之绛侯周勃,一直到天子刘启继位这二三十年中,汉家再无设立过太尉一职。

丞相与太尉同是位列三公之高官,然太尉之职权执掌天下之军政大权,对皇帝之威胁过大,如此当年文帝才会忽悠身为太尉执掌军权的绛侯周勃令其主动辞去太尉之职,去做汉家之丞相…………

如此,周阳由想了半天也是想不出为何是去向周亚夫述职而非是天子刘启。

只得将自己府中豢养之门客寻来,问其可知此种深意。

而其中一名唤薛置之门客则是说道:“太尉召都尉入长安述职,天子定然是知之,若无天子之默许,那周太尉定也不敢如此为之。

固此都尉当是速去为好”。

闻此,周阳由是止不住的点头,“言之有理”。

如此,周阳由第二日便乘车驾出安邑,往长安而去。

申屠公原本听到消息周阳被唤到长安述职后,是一阵窃喜,此时正是其要将这一切罪责推到周阳由一系之人的身上,这周阳由一走岂不是要事半功倍,且此时自己还能将河东之军权握在自己手中。

然不等其高兴两天,皇长子殿下在汾阴一破败之后土庙中挖出宝鼎之事便在整河东郡中传开了。

有人传言,皇长子乃是得仙人指点才能在汾阴发现了这宝鼎。

更是有人说道:这挖出之宝鼎便是当年大禹所铸之九鼎之一,如此是越传越邪乎。

当这些消息传到申屠公的耳中,申屠公便有些心慌意乱。

这殿下能得仙人指点而寻得宝鼎,不知道有没有看出自己所做之事。

如此申屠公是越想越害怕,有心要举兵造反吧,但此时有几个军卒愿追随自己。向殿下自首言明自己之罪过,这一想法在申屠公脑海中一闪,便被其否决了,如此之罪过,即便是自首,也定然是要被斩首示众。

而不等其纠结完,刘荣与贾谊等人便由士卒里三层外三层的护佑着这宝鼎由汾阴而到了安邑城中。

申屠公得知之后是立即便率领河东之长史、都邮等官吏出城迎接。

刘荣此时是一眼也不想看到这申屠公,但为了要暂时稳住他,也只得任由他上前参拜。

“臣河东太守申屠公率郡府官吏拜见殿下!”。

望着一脸谄媚的申屠公,刘荣强挤出一丝笑意,:“申屠太守免礼”。

起身之后,而申屠公却是又说了一句:“臣能否一见殿下所得之宝鼎…………”。

对此,申屠公是好奇了好长时间,也想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传说中之九鼎。

“申屠太守勿怪!我已将此上报天子,天子有言其余人等不得见之”。

申屠公闻此,只得尴尬一笑:“望殿下恕臣莽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