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假如真的有系统 > 哎。。
二零五两情相悦的绘里
如果说,之前绘里接受和吴桐的亲吻,更多是让她自己喜欢上吴桐,让她自己更可能接纳水晶宫的未来。
那么现在的绘里,因为真正正视自己的内心,真正地喜欢上吴桐,更愿意主动和吴桐亲吻,也就更容易接纳水晶宫的未来。
虽然只是态度上的些许差距,但对于她们两人来说,却是彼此感情的快速升华。
如果说,之前的绘里和吴桐虽然是门当户对、互有好感。那么现在的两人,就是两情相悦、情投意合。
虽然两个人都不是深吻专家,绘里甚至没有吴桐有经验。但是在两人几十回合的你来我往之后,绘里和吴桐两个人终究还是动了心,动了情,动了预。
还好深吻中的双方,都很清楚彼此的状态和眼下的环境,所以也就克制住了自己。
甚至深吻过后的绘里,主动开口转移着话题,同时转移着双方的注意力。
只见绘里咬了咬吴桐的嘴唇,吐槽着吴桐,同时也表达着心中的些许幽怨:“桐君,我们缪斯九仙女都不能满足你的吗?”
面对绘里很是直白的吃醋,吴桐也很是尴尬。
但是他也没有多做犹豫,更没有多做掩饰,同样很是直白地讲出了他的心里话。
“或许是因为梦中的记忆,或许是因为前世的姻缘,总而言之,我不愿意你们经受太多的风雨挫折,更不愿意你们嫁给别的男人相夫教子。”
“我很喜欢你们,想要和你们永远幸福快乐、温馨和睦生活在一起。”
听闻吴桐厚颜无耻的发言,绘里咬了咬吴桐的下巴,同时右手也不忘拧了拧吴桐的软肉:“既博爱,又霸道。”
宛若怀抱多了很多不该有的空气里一般,吴桐刻意将自己的双手紧了很多,同时也让绘里更近距离地切身感受着,他那悄然苏醒的强健体魄。
“至于你们九个女孩子,能不能满足我,我也不清楚。身为妹妹们的大姐姐,绘里要不要深入感受一下我的气量?”
面对吴桐不减反增的脸皮,以及那令人羞耻的浑言胡语。娇羞的绘里,这一次咬合的力度更大了一些,同时双手使出了女孩子的必杀技。
面对绘里越演越烈的小小惩罚,吴桐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再一次微微低头,用自己的双唇堵住绘里作乱的小嘴。
与此同时,一驾遥控飞机从绘里的头顶上掠过,似乎想要探索大好河山一般,漫无踪迹的四处盘旋着。
值得一提的是,不知为何,飞行器在山脉背坡那挺直修长的峭壁周围,留下了探索人烟的痕迹。
再一次的深吻过后,绘里已然羞红着脸。她可不是吴桐这般厚颜无耻的人,所以只好变攻为守,用自己的两只小手捉住了吴桐那作乱的大猪蹄子。
甚至已然冬青的绘里,向着喜欢的男孩子柔声撒娇道:“桐君,你还没完全回答我的问题呢。”
“安啦,安啦,等你们这些小鲜花们完全长开的时候,我当然会化身小蜜蜂勤劳地采摘你们的。”
“但是,坏坏的事情终究不是主食。如若有更多的空闲时间,我更愿意和你们吃尽天下美食,游遍世界美景。”
面对吴桐这般光明正大、厚颜无耻的理由,绘里不由自主地打趣了吴桐一句:“桐君,那你以后就不要欺负我们了哦。”
事关未来他自己的幸福生活,吴桐似乎已然没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只能从侧面衬托出何欢的重要性:“我们的未来生活中,肯定需要宝宝的存在。毕竟,这般般配的我们,宝宝必然也是集才华与美貌于一身的存在。”
“难道绘里不喜欢我们的,混血儿宝宝吗?”
这般遥远的未来,原本绘里并没有思考过太多,但是经由吴桐的提醒,绘里或多或少也开始幻想:她未来和吴桐的混血儿宝宝。
“所以说到底,桐君终究还是馋我们的身姿嘛。”
虽然绘里依然吐槽着吴桐的博爱,心中的幽怨也依然存在。
但是经由吴桐的甜言蜜语,以及彼此的艾美互动,绘里的醋意已然减少了很多。
“不是哦。”吴桐凑到绘里耳边,咬着绘里的耳朵:“我不仅馋你们的身姿,还馋你们的芳心,更馋你们的人生。”
“嗯~虽然有些便宜你这个大坏蛋了,但谁让我们都喜欢上你这个花心鬼了呢。”话语刚落,绘里就用吴桐额头上的眼罩,重新遮住他的眼睛。
“虽然我已经猜到:桐君必然能分辨出缪斯的其他姐妹们。但是这种增进双方感情的机会,在你这个大忙人身上可是微乎其微的机会呢。”
面对绘里言语间的幽怨,吴桐理所当然产生了些许的愧疚。但是吴桐所能做到的只有,更多的宠爱和疼惜。
所以只见吴桐俯下身子紧了紧怀中的可人儿,再次品尝起绘里的淳舌:“虽然有些抱歉,但是没办法,谁让我也喜欢你们这些小可爱呢?你们是我的新娘子,也只能我未来的妻子。”
“哼!痕太!h!花心鬼!”绘里踮起脚尖之后,吻别了吴桐:“小弟弟,那绘里姐姐先走了啊,你还是和我们其他的小妹妹谈情说爱吧。”
话音落罢,绘里就留给了吴桐一个靓丽的笑容和身影,离开了吴桐身边,将这个花心鬼大坏蛋交给自己的姐妹们。
而面对绘里不羁潇洒的背影,吴桐也是洒然一笑,这就是绘里的魅力!自信且帅气!也是吴桐特别喜欢的魅力!
第两百二十一章真心实意
“桐君……”希并没有制止吴桐继续乱动,而是再次踮起脚尖吻上吴桐的双唇,分散着吴桐的注意力。
显然,希还有着女孩子的羞耻,不敢真正去切身触碰着吴桐的反映。
而吴桐就没有了所谓的羞耻心了,只见他回忆着书中描述的步骤,同样回忆着记忆中的那些教习资料,用自己的方式逐步回应着希的热情。
不过因为身处环境和感情状态的因素,吴桐也没有太过分,并没有进行真正的灵局里解除。
纵然绕是这样,希的娇体也愈来愈软,呼吸声音也愈来愈紧凑,甚至于到最后,冬青的希不知因何缘故,散发出米人的香味。
再次深吻过后,吴桐暂先停止了自己的进攻,紧着怀中的可人儿,嗅着希的发香和由心而发的体香。
看着吴桐沉溺享受的模样,希虽然有着些许的羞耻,但更多是浓浓的甜蜜。她不仅和吴桐在感情上两情相悦,同时也可以达到身体上的零柔交荣。
希咬了咬自己娇嫩的嘴唇,仿佛下定决心一般,用自己这双皎洁且柔软的小手,逐步感受着吴桐的强健体魄。
然而很显然,就算希下定了决心,也只是在吴桐的凶唐和厚备处婆娑,并不敢深入挑逗吴桐真正的浴火。
虽然吴桐并没有想到:身为中学生的希,原来可以这般大胆。
但是吴桐同时也能够察觉到,现在希的局促和紧张。
或许是因为紧张的生涩感,又或许是因为吴桐浅短的见识;或许是因为两人早已升温的感情,又或许是因为两人十分艾美的气氛……
所以纵使这样简单的亲密互动,两人的晴雨也已经渲染到了十分火热的地步。
相对于缪斯的其他女孩子,显然希的任务完成很是成功。所以,约莫几分钟的互相探索之后,吴桐主动捏住了希不安的小手,然后俯下身子再次深吻着怀中的希。
再次深吻过后,恢复了些许力气的希,撒娇的笑骂着眼前的大男孩:“坏蛋!h!花心鬼!。”
面对希没来由的快乐,吴桐“恶狠狠”地在希的额间轻轻一点:“哼!谁让希这么可爱又这么诱人,如果现在是在家里的话,我真的不介意,就地采摘着你这朵鲜花。”
听闻着吴桐如此直白的话语,感受着吴桐这般强健的体魄,希白嫩的脸旁上更多了几分羞红。
享受着独属于两人的亲密互动,希并没有回应吴桐的挑逗,而是娇笑一声,主动从吴桐怀抱之中撤出自己的娇体:“桐君,我不是最后一个,所以……你还是采摘别的鲜花吧
“而且,只有吴桐的帮助,才可以帮助其他鲜花更成熟的成长。”
从吴桐怀中离开之时,希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吴桐的强健体能,羞红不已的同时也愈发笃定水晶宫的未来。
值得一提的是:其实希倒是也不介意:在某个情投意合的夜晚里,将完全的自己交给吴桐。
不过自这次亲密互动之后,她也更希望,等到九姐妹一起嫁给吴桐之后,再被吴桐采摘。毕竟,经由身体的锻炼和武术的学习,吴桐的体魄实在是太强健了。
当然,这般纠结复杂的心理状态也就导致了:希顺势而安的感情处理态度。
送离成熟且有人的希之后,吴桐便望向缪斯之中最后一个女孩子:西木野真姬。
吴桐原本以为:傲娇的真姬会存有些许的小别扭。然而事实却和他猜测的有所不同,真姬虽然刚才别过了自己小脸,待到吴桐张开怀抱后,她却一步一就地缓步走到吴桐身前,投入吴桐的怀抱。
真姬确实有些傲娇,当她面对心爱的吴桐之时,心中的自傲确实存在:别过小脸,不愿观看心爱的男孩和别的女孩子亲密互动。
不过很显然,单独面对心爱的吴桐,真姬更多会表现出身为女孩子的娇弱。
她虽然接纳了吴桐的博爱,也接受了水晶宫的未来。不过她也想要享受着,独属于两个人的甜蜜。
上前的真姬主动环住了吴桐的脖颈,却并没有第一时间索求吴桐的亲吻,而是“暗狠狠”地咬着吴桐的嘴唇,借此发泄着自己心中些许的不满与幽怨。
面对真姬的幽怨,吴桐并没有制止,而是心甘情愿的接受着这一切。
毕竟,女孩们接纳水晶宫的未来,已然牺牲了很多。
单是与一个如此可爱美丽、善良温柔的女孩子:相遇、相识、相知、相恋、相爱都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情,更别提几女侍夫的荒唐未来了。
所以,吴桐不仅会付出千万倍的疼惜和宠爱,还会接收着女孩们少有的不满和幽怨
不过很显然,真姬也很是心疼,眼前这个心爱的大男孩。
虽然只是小小的惩罚,根本没有任何的伤口,但是真姬依然伸出自己的小香舌,舔了舔她刚才轻咬的地方,缓解着吴桐并不存在的疼痛。
察觉到真姬的小可爱,吴桐也伸出自己的社头,和心爱的真姬缓缓开始只属于两个人的甜蜜互动。
深吻约莫几分钟之后,吴桐这才提及刚才小小的惩罚:“真姬,谢谢你。”
“嗯?”真姬起初还有些疑惑。
待到吴桐以同样的方式,轻咬了她的嘴唇之后,真姬这才口不对心地解释道:“还不是因为桐君你经常使坏,我才会这般惩罚你的。”
“这不是使坏,这是关爱哦。”
飞机开上了高耸的善峰,轻轻按了一下撤开。
面对吴桐不安的大猪蹄子,真姬脸庞再多了一份红晕。
而后只见真姬轻咬一下嘴唇,学着希那般重新按住了吴桐的大猪蹄子,似乎想要极力证明:别的女孩子可以做到的事情,她也可以做到。
然而和刚才与希接触所不同的是,轻微几下,就放弃了如此大好的福利环节。
而是附身到真姬的耳边轻声说道:“谢谢真姬,愿意让我使坏和关爱。但是其他的话……等到真姬完全长开身子,我再进行采摘吧。”
然而真姬仍然不服输,心中的自傲使得她重新进行了上一波的操作,而后十分赌气的看着眼前的大男孩。
吴桐凑过真姬的耳边,说着只属于两人的悄悄话:“如若真的愿意被我吃掉,等到我们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我再吃掉你好吗?”
“哼!”面对如此直白的言辞,真姬脸色一红,反而退缩了一步。
?t=20220812065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