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姬唐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发酵和武媚的小心思
随着十年之前远航舰队的事迹慢慢别人爆出,众人才得知,在十年之前有这么一支不畏生死,远渡重洋,率领十三艘巨舰,为大唐探索海洋的一群人。
姬青,王玄策,刘先成,薛礼,四位当初在长安受众人追捧的少年,也随即被众人想起!
但仅仅是如此的话,大家也就看个热闹,虽然也为他们的勇气感到佩服。不过,这和大家离得太远了,只是感慨竟然还有这么一群人十年间为大唐在大海上披荆斩棘,九死一生!
不过,就在事件开始沉寂的时候,一道消息突然被爆了出来!让原本的事件彻底引爆开来!
原来侯君集造反时说皇帝已死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皇帝真的被高句丽人围困在了辽东,并且还差点身死!
这就让人惊悚了,随着皇帝回宫,随之回来的将士们也带回了最准确的消息!
“什么?陛下差点被高句丽射雕手偷袭?要不是薛礼三箭射杀其人,陛下怕是.........”
“你这都是老皇历,我二舅子的三姨的表哥就是玄甲军中的校尉,据他所说,远航舰队其实早就回来了,但听说辽东正在打仗,于是他们联合百济,新罗,扶余,肃慎等国,借得数万战兵,从高句丽北部杀入其腹地。更是攻破高句丽国都平壤,杀了他们的副宰相,就是他们王也给俘虏了。”
“对,我也听说了,据说姬青等人在回来的路上,突然接到好畤侯,也就是他们老师驯鹰的传书,你们知道上面说了什么吗?”
这人突然卖起了关子,这不上不下的,难受极了!
“刘二愣子,我看你是不是皮痒了?说不说?要是再敢卖关子,看老子不打死你个怂货!”
其他人看不下去,一个个死死地盯着刘二愣子,要是他再敢这样,非得揍的他爹妈都不认识!
“咳咳!”
刘二愣子咳嗽一声,看到众人的样子,知道不能不说了,这才说道:“别急啊,那些说书的不都是这样吗?”
“砰!”
“你到底说不说?”
对面的汉子一拍桌子,吓得刘二愣子一个激灵!
“说,说,我说还不行吗?”
“上面只有两个字!”
他竖起两个手指头,幽幽道:“救驾!”
“救驾?”
众人一愣,难道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字?
“没错,以好畤侯的沉稳,竟然直白的就说了两个字,听说由于天寒地冻,墨汁都被冻成了冰块,姬侯爷直接用自己血写的。”
“这可是血书啊!”
这刘二愣子还挺会烘托气氛的,这样一说竟然将众人给镇住了。
姬侯爷那样的神仙人物竟然用血给自己学生写信?这是到了多么危急的时候?
前段时间捷报频传,其中就有姬侯爷的捷报。
好畤侯姬松以不到三万兵力与高句丽十万大军大战,此战中姬侯爷身先士卒,在兵力极其悬殊的情况下,愣是将战损打成了一比五,重现汉时一汉挡五胡的神话。
但就是这样的人竟然被逼到用自己的血写信?
“当姬青等人接到消息之后,就毫不迟疑地率领船上的一万两千人星夜疾驰,终于在陛下危难之时救下陛下,”
“你们或许不知道什么是射雕手,根本就不知道射雕手的强大!”
“听说草原上的胡人们,他们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并且熟悉弓箭。而射雕手恰恰就是他们中的佼佼者,只有在射下一只神雕之后,才会被人称之为射雕手。”
“大家想一下,神雕啊,那可是天空中的霸主,飞得那么高,岂是一般人能射到的?”
“所以啊,射雕手不但弓箭使用的出神入化,并且还是草原上有名的大力士,一双手臂至少能开五石强弓,不然也射不到啊!”
嘶...
众人听得倒吸一口冷气,这还是人吗?
要是被这样的人偷袭成功,那还有活命的可能?
想到薛礼在千钧一发之间救下陛下,并且还将射雕手三箭射杀,那这薛礼岂不是比射雕手还厉害?
“大家是不是要说这薛礼是不是比射雕手还厉害?”
好像知道大家的疑问似的,刘二愣子直接问道。
也不等大家发问,他面色有些凝重道:“不错,能射杀射雕手的只有更强大的射雕手,这是草原流传下来的一句话!”
“薛礼,本是河东寒门之后,后来被姬侯爷收为弟子,后又经过诸多国公爷的调教,不管是武艺还是兵法,都深得姬侯爷和诸位国公爷的真传!”
“据说薛礼此人从小就力气大,说是天生神力也不为过,在家时更是日食十桶饭,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刘二愣子也有些感慨,这是要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知道这薛礼到底有多么恐怖!
没错,刘二愣子本名刘杰,乃是百骑司的一名一员,这次奉上级命令为姬青等四人扬名。
虽然对这样的命令比较奇怪,但这是大统领亲口说的,自己照办就是了。
当初陛下被人偷袭的时候他就在身旁,你想想射雕手的速度何等之快?他们救援根本就来不及!
就以为陛下要被偷袭成功的时候,三支箭矢仿若从天而降一般,一支直接将偷袭陛下的那支箭射偏,另外两支直接射杀对面射雕手。
到了现在他都不能忘记当时那射雕手难以置信的模样,仿佛再说,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箭法?
“随后,姬青等四人帅军杀入敌军营中,简直就是虎如羊群,根本就没有一合之敌!”
“愣是以一万人打的高句丽数万人毫无还手之力,很快就彻底将高句丽最后的军队打崩,也可以说彻底打掉了高句丽人最后的希望。现在辽东汉之四郡已经全部重新回到大唐手中,就连他们的国都也成为我们的了。”
众人听完后整体失声,他们没想到这次辽东之战竟然如此曲折离奇?
先是势如破竹,再是安市城受挫。
之后又是大破高句丽国都平壤,杀副相,擒国王。
之后又是反转,陛下竟然差点身死在辽河以东?
姬青等人救陛下于危难,十年之后再次归来,这长安恐怕又要热闹了啊!
皇宫边上坊市中的一座小院中,这里基本上都是王公贵族居住的地方,在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竟然还有这样的一座小院?
要知道凡是王公贵族,那家的府邸不是十亩往上的?但就是在众多宅院的夹角中,有这么一座幽静的小院,并且这些年来基本上不会有人来打扰。
“小媚,这次你师兄他们回来,你可得好好准备下礼物才是。虽然他们年长你许多,但毕竟这么些年不回家,更是没见过你,到时候礼数万万不可少了,至少给他们留下个好印象才是!”
昔日应国公武士彟的夫人小杨氏,正在给武媚说着话,身边还有当初的义成公主杨氏,和他的侍女刘氏。
“你娘说的不错,虽然他们可能不在乎,但你不能不做,姑奶奶知道你这孩子心大,一般男子都比不得你,既然你想有所作为,那就好好和你几位师兄相处。”
杨氏看着武媚说道。
“媚儿知道了,娘和姑奶奶放心就是!”
武媚低眉顺眼的,但了解她的几人那里不知道这是在口是心非罢了!
这孩子心气高,这些年除了姬松能让她听话外,其他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有次太子去侯府做客,看到武媚一时心血来潮,想要给自己儿子提亲,但这妮子竟然一口回绝了,还说什么只有在学问上胜过她的才能成为他的夫君,不然宁愿终身不嫁!
这也就是姬松的弟子,还是唯一的女弟子,这要是放在别人家,就是不被针对,这绝对不会好过。
李承乾的儿子李象虽然不错,但要说人,也只能算是中人之姿,怎么可能和武媚这个妖孽相比?
太子或许只是心血来潮,看到武媚拒绝之后也就没有说什么,并且在回宫之后,还送来不少书籍给她,说是期待他将来的成就!
小杨氏听到这事差点没被吓死,就算你不愿意,那也不能如此胆大妄为啊,也就是太子,要是当今陛下或者娘娘,这次非得出事不可!
“你那几位师兄都是人中龙凤,姬青成熟稳重,深得你师傅真传,更是姬氏的代表人物,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刘先成是现在大唐女性豪商姬六娘的儿子,早年间母子二人被夫家赶回族中,也是姬松力排众议,为他们母子站台,这才让刘先成从小就接受到了姬氏核心族人才能享受到的待遇和教育!刘先成此人奶奶也不太了解,但据说博通古今,谨小慎微,某事而后动,不是个简单角色!”
“王玄策此人过往不多,只是听说其在很小的时候就带领流民冲击县衙,差点良成大错,最后还是姬松怜惜他的天资,这才收为弟子,带在身边亲自教导,算是这几个弟子中最特别的一个。听说这次合纵连横四国借兵之事,就是王玄策亲手缔造,可见其大才!”
“最后的薛礼!”
说道这里,杨氏看了武媚一眼,看到她竖起耳朵听得仔细,心里暗笑一声,道:“薛礼和你很相似,都是从小无父,被母亲带大,同样的天赋异禀,其人天生神力,有万夫不当之勇,这次救驾之功,他当居首功。并且除了姬松对他的教导,卫国公李靖,英国公李绩,卢国公程知节,胡国公秦叔宝都对他亲自教导,被陛下称之为大唐未来的帅才!”
看到两眼发亮的武媚,杨氏心中暗笑不已,她说这些就是想打击下这妮子的傲气,告诉她,相比于她的几位师兄,她现在只能算是个小白,让她收敛些,现在看她样子自己的目的应该算是达到了。
但武媚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众人无语,自己之前的话算是白说了。
只听她说道:“但师傅说媚儿是他收的天资最高的弟子,要不是身为女儿身,我那几位师兄都不如我?”
他歪着脑袋,不解道:“难道师傅骗媚儿的?”
众人扶额苦笑,自己生怕这妮子将来无法无天,最后连个夫家都不好找,但谁知他师傅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这不是把孩子往偏路上带吗?
“总之和你师兄们处好关系对你没坏处,到时候别像浑身带刺一样,把他们全都得罪完了。到时候你有事连个帮你的人都没有。”
“听到没有?”
杨氏不打算再说了,自己说的再多,也不顶人家师傅一句话啊!
那还说什么?
反正姬松那小子是这妮子的师傅,正所谓师如父,到时候砸在手里,看他怎么办,反正自己不管了!
武媚看到姑奶奶无语的样子心中暗笑一声,她那里不知道这是在警告自己?
自己之前之所以不反驳,就是想听听几位师兄的事迹,这几年她早就知道自己上面还有几位师兄,但由于十年前出海之后再也没了音讯。
这件事都成了家了禁忌,没人敢提起,就是担心勾起师傅的心事!
自己有此也问过师傅,本来师傅还很高兴的神情瞬间没了,正在教自己的时候竟然直接走了,一连三天都将自己关在书房里。
为了这件事,自己没少被娘和姑奶奶埋怨,这也让她知道了几位师兄在他心中的地位!
说实话,她有点妒忌,本以为师傅只是自己的,没想到还有其他几位师兄占着师傅心里的位置,这让她有段时间很不高兴,就想问问自己那点比不上几位师兄了?
但自从去了次姬氏庄子,她这才明白师傅为什么会这样了。
庄子上千户人家,但其中竟然有一百多家的孤寡,而那些人都随着几位师兄出海了。
自那之后,她就从来不在师傅面前提起师兄的事,就是担心师傅伤心!
只是没想到几位师兄竟然回来了?
并且还是带着大功回来的,听到姑奶奶对几位师兄评价,她这才知道他们竟然是这么的了不起。
四人根本就没有一个是庸才,难怪听家里人说当年陛下都对几位师兄赞叹有加,称之为麒麟儿,如此可见一般!
这几日母亲身体不适,她就一直在身边伺候,听说师母带着润儿和那讨厌的李妤去了庄子,应该是处理庄子上的事情了。
在她看来,对于那些趋炎附势的家伙就不必客气,收拾一顿就完了,何必这样让人看了笑话?
但当他告诉师傅自己的想法之后,却被惩罚抄写道德经百遍,现在想起都觉得手腕还隐隐做痛..........
?t=20220807152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