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谍云重重 > 第一七九四章厉长城的成长
第一七九四章厉长城的成长
“站长啊,可把你盼来了,兄弟们可都想死你了!”
此时的厉长城好像见到了亲人一样,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而且看向张天浩说话声音之中多了几分的哭腔。
都三十多岁的人,还要哭,他也是一愣,马上便明白过来,对方这一次死里逃生,可能真的让他心态发生了新的变化。
“好了,看看你这样子,这么大的大男人,还有小儿女的表情,你不觉得丢人吗?”
“对不起,对不起,站长,都怪我,都怪我!”厉长城这才声音平静了一些,更是一脸的苦笑。
“站长,真对不起,我见到您老人家,我真是太高兴了,太高兴了。”
张天浩并没有多说,而是扔了一支烟给他,而他自己同样也点上了一支烟,才淡淡地说道:“他们三个都睡着了,你不叫不会醒的。”
“谢谢!”
而张天浩也是直指把烟和火柴扔到了桌上,两个大男人便默默的抽起了烟,并没有多说,房间里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这一段时间吃了不少苦吧!”
“站长,别提了,能逃出来,这已经是天大的好事情了,留下一条命都已经是天大的恩情,那里还想其他的啊。”
过了一会儿,张天浩把话题引到了话题上来,而厉长城也开始慢慢地说起了这一次的事情。
厉长城开始讲起了他们这一次的所有行程以及好几次被日本人死死的咬住,最终二十多人,还有十三个人回到了新京城内,今天是16号,昨天回来的,可以说是已经转了十天。
山里跑了超过一百公里,十天时间,几乎都用在跑路上,即使是他也是精疲力竭,要什么没有什么,连被给也早已经断了。
山上能吃的,他们都已经去吃了,只要不让自己饿死,那他们便挣了。
别人不清楚,可是他却是清楚得很。
草根,蛇肉,甚至有时候为了一口吃的,连软软的蚯蚓都不得不吞下去,不能生火,当然即使是想生火,难度也比较大,几乎不能休息。
虽然在山里买一些简单的玉米饼吃,可真的是那样吗?
可以说这十天来,他们能吃的苦都已经吃过了。
“辛苦你了,有没有想过这一次你们失败的原因呢?”
“站长,对不起,我工作没有做好,都是我的错!”厉长城还想说什么,可直接被张天浩打断。
“厉科长,这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只是想问问你,你知道你们失败的原因吗,你们那里没有做好,使得你们差点儿全军覆没吗?找出原因来,这样才能知错能改,如果你连原因都没有分析,那你做这个科长,或者是说你这一次的苦算是白吃了。”
“站长,请站长指点。”
“你啊,你啊,老厉,你还没有转变自己的想法,这便是血的教训,血的教训。你怎么还没有想到呢。”
“你也不看看,现在这里是什么地方,日本人统治下的新京,而不是过去的长春,你还能像是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发展下线吗,或者是编外人员吗?”
“你和周放来的时候,我便跟你讲过,这种方式不适合在新京,相反,我们在新京发展要稳打稳扎,而不是急功近利,人员也要一层一层的,如果某一个层出现问题,而不会影响到其他人。”
“独立的一条线,一个人,这就是地下党留下来的宝贵经验,即使地下党是我们的死对头,可你还是要好好的想一想,人家到现在也没有被我们剿灭,难道是没有原因的吗?你抓了不少地下党,一人一线,绝对不重合。”
“你自己说说吧,到底是北区还是东区出事的,都牵连到你,连你自己都保不住,你说说,没有你做镇,情报科还叫情报科吗?”
厉长城直接被张天浩说得一愣一愣,毕竟他也没有想到,张天浩会到了这城直接给他教训,或者是帮他总结经验教训。
“对不起,站长,都怪我,都怪我,是我做错了。”厉长城也明白,这一次他输得不冤。
“知道错了便好,还没有到不可救的时候,你知道我为什么亲自来见你吗,我便是跟你好好的聊聊,别让人看贬我们中统,不要让人说我们中统都是酒囊饭代,一顿毒打都便可以招供了。”
“我记得你以前便是地下党那边投诚过来的,地下党那一套拿过来用吧,谁也不会笑话你,在这里,能活下来也是一种本事,记住,活下来也是一种本事。”
张天浩看着他,还是语重心常的说道:“从明天,你把你身上整理一下,把那胡子都刮了,把自己打扮了一下,成为一个老板,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情,打扮一下,与你过去的样子会区别很大的。”
“潜伏,做我们这一行,要忍别人所不能忍!”
“对不起,站长,我错了,我错了!”
厉长城从来没有想过他的样子要改变,甚至看向张天浩的表情都带着一丝崇拜。
“好了,我给你准备了一份新的证件,还有一些新的空白证件,接下来,你自己想想他们写什么名字。”
“另外,还有便是你们好像经济上出现了问题?”
“是的,站长,我们没有钱了,不怕站长笑话,我们几个人身上加起来还有不少3块钱。”厉长城叹了一口气。
“行了,我给你两千块钱,这都是兄弟用命挣来的,不容易的,毕竟上面从来没有经费,一切靠我们自己,所以,你自己明白的。”
“谢谢站长!”
“不用客气了,城内这里有一间安全屋,你自己看着安排吧,不过,不要轻易暴露安全屋的位置。”
“另外,还有便是你以后做事一定要严密,不要像这样粗犷式的管理。也许我的话可能有些啰嗦,记住一定要小心。”
接下来,两人又商量了一些关于以后针对性的潜伏,以及新的联系方式。毕竟每一次联系都不一样的。
张天浩看了看时间,然后还是叹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今天便这样吧,我先走了,一个星期以后,我们再见。如果发现以前的队员,那说明背叛了,只要被抓的全背叛了,你自己明白的。”
一听到全部背叛,厉长城也是一阵的尴尬,毕竟这些人都是他的手下。
厉长城直接把张天浩送出了院门,他算是松了一口气。
毕竟他站在张天浩的面前,便感觉到浓浓的压力,有时候忍不住把心底的话说出来,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可他额头上的汗早已经流下来,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站长再见!”
?t=20220806142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