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莫问人归处 > 第611章 荷包
方紫岚把手中的荷包翻来覆去地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什么端倪。看样式应是荷包无疑,但它比普通荷包大了一圈不止,还有那密如疙瘩的线脚,怎么看怎么像是谁初次绣东西的习作,是无论如何都不该出现在她床上的东西。
毕竟阿宛不会做这种东西,而李晟轩和夏侯彰即便用荷包,也得是宫里的绣娘拿御用的料子制成,绝不可能这般粗陋。
难道是之前住过这间客房的人,不小心遗留之物……
方紫岚迷迷糊糊地想着,只觉脑袋里像是装了一团浆糊,不大清醒。于是她索性起身下了床塌,走到了桌案边,随手倒了一盏茶水,一股脑地灌进了肚。
冰凉的茶水穿喉而过,方紫岚又甩了甩头,这才觉得整个人没刚才那么昏沉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穿戴整齐,仍是昨日那一身衣裳,想来是没什么。
不过她总觉得与人同床共枕了,就是不知那人究竟是谁?抑或是她的错觉?
她这样想着,推门走出了客房,远远便看见李晟轩和夏侯彰两人似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旁阿宛不耐道:“不就是一个荷包吗?你家先生富有天下,还在乎区区一个荷包?”
“阿宛姑娘此言差矣。”李晟轩挡在了正欲发作的夏侯彰面前,“便是坐拥金山银山,也应勤俭以持,否则总有用尽的一日。更何况,我并非富有天下。”
阿宛秀眉微蹙,小声嘀咕道:“若你都并非富有天下,谁还敢称……”
“你说什么?”夏侯彰像是忍无可忍,怒道:“我家先生没有请你帮忙,你主动凑过来,还要说这些有的没的,究竟是何意?”
“我……”阿宛一时语塞,却见方紫岚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还不待求助,就听她道:“你们是在找此物吗?”她说着,拿出了留在床榻上的荷包,在他们眼前晃了晃。
见状夏侯彰脱口而出道:“怎么会在你那……”他话说到一半猛地意识到不对,迅速地缄口不言。
李晟轩神情一滞,随即反应了过来,想来是昨夜没留意,掉在了床榻上。他抿了抿唇,上前一步道:“多谢,此物确是我所有……”
“慢着。”方紫岚虚晃一招,避开了李晟轩伸过来拿荷包的手,“空口无凭,我怎知这荷包一定就是你的?”
李晟轩沉默了片刻,道:“荷包里面绣了一朵梅花。”
“梅花?”方紫岚打开荷包,果不其然里面绣了一朵歪歪扭扭的小花,若非花瓣数量能对得上,她都很难相信这竟然是梅花。
李晟轩看着方紫岚脸上流露出的嫌弃,不由地勾起了唇角,“如何,现下可相信了?”
“相信了。”方紫岚撇了撇嘴,拖腔拉调道:“你的品味,还真是——与众不同。”
闻言李晟轩面上笑意更盛,“我也没想到,当初赠荷包与我的人,是这般——与众不同。”
方紫岚挑了挑眉,“赠荷包与你的人,对你很重要?”
“你不知道吗?”李晟轩不答反问,方紫岚奇怪道:“我知道什么?”
“大京风俗,心上人互赠荷包以定情。”李晟轩解释了一句,方紫岚无比自然道:“哦,原来是我长姐相赠,怪不得你如此宝贝。”
她话音还未落,李晟轩就突然咳嗽了起来,令她疑惑道:“我说错了吗?不过我长姐的绣工应是没这么差才对……”
她顿了一顿,恍然大悟道:“对了,我长姐与你年少便订了亲,那个时候倒也说得过去……”
“到此为止了。”李晟轩稳了稳气息,无可奈何地轻声道:“不是你长姐相赠。”
“什么?”方紫岚像是没有听清楚,然而不等她再问,李晟轩已趁势拿回了荷包,“总之,多谢了。”
方紫岚一头雾水,不明白李晟轩缘何道谢,若说是因物归原主,适才见到荷包时,他便已说过了,没有必要再说一遍。可是……
“紫秀姑娘。”熟悉的声音扯回了方紫岚的思绪,她回头看了过去,昨日带他们来客房的那人毕恭毕敬地站在不远处,行了一礼,“我家公子请姑娘过去。”
“有劳了。”方紫岚敛了神色,阿宛轻轻地扯了扯她的衣袖,附在她耳边小声道:“你昨夜所中之毒还未全解,在体内蛊毒将其彻底吞噬之前,只怕都不会好过……”
“我知道。”方紫岚拍了拍阿宛的手背,示意她不要担心,“暂时压得住便好,我不需要太久。”
阿宛倏然变了神色,“你……”她没有说下去,心中却是久久不能平静。
原来,方紫岚是真的在赌命。她豁出了一切,若是还不能查到真相,找到转轮王楚彬,可怎么办?
不知为何,阿宛突然想起除夕那日,方紫岚义无反顾地从城楼上跳下去,见莫涵最后一面的情景。
仿佛断了线的风筝,从此再无牵绊。若是再来一次,只怕这风筝便要摔得粉身碎骨了。
阿宛不敢想下去,只能祈祷方紫岚查出真相,楚彬平安无事……
“这位姑娘请留步。”那人抬手拦住了跟在方紫岚身后的阿宛,“我家公子只请紫秀姑娘一人过去。”
“可是……”阿宛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方紫岚一个眼神止住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跟那人离开了。
“紫秀姑娘请。”那人领着方紫岚在山中七拐八绕,最终停在了一处小屋之前,“我家公子就在里面相候。”
方紫岚微微颔首,走进了小屋,就见那人关了门,守在了屋外。
屋内方立辉正在煮茶,水汽氤氲之中,他的面容显得不甚真切,像是笼了一层薄薄的雾。
“过来坐。”方立辉招了招手,道:“乍暖还寒时候,山中尤为阴冷,喝杯热茶暖暖身。”
“方公子。”方紫岚甫一落座,就听方立辉笑道:“我还是更喜欢听你唤我堂兄,岚妹。”
方紫岚神色渐冷,方立辉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唤我方公子之时,我便有一种错觉,好像你仍是越国公。”
------题外话------
七夕快乐~
?t=20220806082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