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一辈子就一辈子
“嗷!!!”
一头八臂猩猩正在疯狂追击一名天空之城的徐家高手,一时间杀得性起,热血上头,完全没有听见铁无敌的警告,只是挥舞着八条手臂,大吼大叫着冲向前方。
“噗!”
然而,就在它一根脚趾跨过铁无敌画出的线条之际,一道若有似无的剑气破空而至,快得完全无法用肉眼捕捉,从它身前一闪而过。
随后,众人便眼睁睁地看着这头拥有魂相境修为的狂暴猩猩先是身首分离,紧接着八条胳膊一一脱离肩膀,坠落在地,最终连硕大的身躯都从当中一分两半,朝着左右各自跌落。
整个过程中,甚至都没有人看清铁无敌是如何出剑的。
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道剑光,却轻而易举地将一头魂相境生物大卸八块,他对于剑之一道的领悟和把控,当教人心神颤栗,胆寒不已。
“我来!”
眼见他如此霸道,珠玛灵机一动,银灰色的气息喷涌而出,所过之处,四周那些尚未被利用过的尸体无不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一个个目露凶光,怒吼咆哮,朝着“剑阁”阁主猛冲过去。
这些尸种的修为约莫在灵尊到圣人之间,虽然实力不强,却胜在数量众多,且能够被珠玛不断复活,因而悍不畏死,勇往直前。
然而,就在尸种们跨越线条的那一刻,又一道耀眼剑光划破天空。
随后,数以百计的尸种竟然齐齐裂开,化作无数碎片,纷纷从空中跌落下去,噼里啪啦散了一地。
“咦?怎么可能?”
珠玛奋力催动魂力,试图让这些尸种重新复活过来,再次发动猛攻,却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做到。
这些残肢断臂在地面上剧烈抖动个不停,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彼此靠近,就仿佛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压制一般。
“小家伙,以你如今的实力,在整个原初之地都能够排得上号。”
铁无敌不再理她,而是转头凝视着钟文,一字一句道,“不过想要战胜老夫,却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钟文静静悬立半空,目睹赫连宝箍和莫不平等人渐行渐远,眸中燃烧着熊熊怒火,心脏仿佛被成千上万只虫蚁同时噬咬,一股前所未有的憋屈感堆在胸口,无处释放,越积越深。
可他却并没有冲动地越过线条,而是一言不发,一动不动,陷入到异常的沉寂之中。
“况且你应该清楚,若是老夫主动进犯,天鹏、莳骸和黑化肥他们为了保住你性命,或许不得不出手相助。”
铁无敌顿了一顿,接着又道,“如今我等既然决心撤退,想要让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前来拦截于我,无疑是痴人说梦。”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未压低嗓音,可莳骸和黑化肥却并没有多少被冒犯的感觉,反而微微点头,深以为然。
就这样放他们离开么?
任由他们带走莫姐姐?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钟文牙齿咬得喀喀作响,五指攥紧成拳,手背青筋暴起,宝剑不住颤抖,胸口几乎要炸裂开来,眸中的厉色越来越浓,目光仿佛随时要化做万千利箭,将眼前这位剑道至尊捅成个马蜂窝。
然而,在眼前这个老头的可怕气势下,他却被死死压制,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令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各域高手安然撤离,却又无可奈何。
铁无敌随手画出的线条,就仿佛是一道看不见,却又撞不破的南墙,将“此路不通”四个大字嚣张地甩在通灵海众人脸上。
“就这样放弃了么?”
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轻柔婉转的女子嗓音,“如今莫姐姐已经是你的女人了呢。”
居然是南宫灵的声音!
整场大战,南宫灵都未曾现身,只是在开战前和钟文请了个假。
“我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处理,没空参加。”
这是她的原话,“你自己小心些,莫要大意轻敌。”
南宫灵的请假方式可谓是随心所欲,钟文却丝毫不以为意,甚至都不曾深入追问,便点头应了下来。
经历了这一路的风风雨雨,他对南宫灵的信任早已经刻在了骨子里,无论是品性,还是能力。
他知道,南宫姐姐绝不会存心伤害自己,她说有事,那就是真的有事。
此前的战斗中,南宫灵也的确并未参与,然而在这几乎可以算是胜利的当口,她却以胧月之道的能力,突然出现在了钟文的识海之中。
“南宫姐姐,我该怎么办?”
钟文缓缓闭上双眸,眼前登时浮现出南宫灵清丽绝俗的脸蛋和玲珑曼妙的身姿,“我当然想救回莫姐姐,可这老儿实在太强,就这么冲上去,与送死何异?在找到宫主姐姐和大宝她们之前,我还不能死。”
“从前面对夜江南和林北那样的强敌。”
南宫灵淡淡一笑,“怎么不见你这般怯懦?”
“那两个家伙的确称得上是怪物,小弟却多少还能看到一丝希望。”
钟文苦笑着道,“可这老儿和咱们所有人都不在同一个层次,我想破了脑袋,也看不见任何获胜的希望,还请姐姐教我。”
“事关你的女人和你的性命,自然要由你自己来做决定。”
南宫灵缓缓摇了摇头,轻声答道,“我只知道,若是救她,你或许会死,可若不救,你却很可能会失去一样更重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钟文一愣。
“让师父、冷师叔、上官长老和婷婷他们都愿意对你以身相许的东西。”
南宫灵似乎回答了,却又似乎没有回答,“也是你身上最为宝贵的一种品质,到底怎么选,你自己好好想想罢……”
话音未落,她的粉色身影便已渐渐暗淡下来,仿佛随时就要消失无踪。
“南宫姐姐。”
钟文心头一急,连忙赔笑道,“以咱们的交情,你当真忍心看着小弟这般痛苦下去么?”
“去去去,我和你有什么交情?”
南宫灵“噗嗤”一笑,随即俏脸一板,“再说你一个大男人,以后总要自己拿主意,莫非我还能在你身边待一辈子么?”
她似乎只是随意训斥了一句,钟文心中却莫名一紧,不知为何,竟然从对方的言语之中感受到了一丝悲凉,一丝无奈。
“有什么不可以的,一辈子就一辈子……”
他本能地脱口而出道,奈何话未说完,眼前却已经失去了南宫灵的倩影。
这位智慧女神来无影,去无踪,端的是令人不可捉摸。
我身上最宝贵的品质么?
帅气?
貌赛潘安?
九亿少女的梦?
全世界男人的梦魇?
……
他不断回味着先前南宫灵的话语,脑中瞬间涌出自己的许多优秀品质,来来回回对比了半天,却又发现这些“优点”根本就是同一件事,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暗骂自己无聊。
这一切看似漫长,实则只发生在短短一瞬,莫不平等人的身影虽已远去,却并未完全消失。
凝视着这些渐行渐远的小黑点,钟文忽然心中一动,若有所悟。
是了!
我不是什么善人,也不是什么圣贤。
我会为了利益与人斤斤计较,也可以冷血无情地葬送成千上万人的性命。
可自从来到这个世上,我钟文却从来不曾抛弃自己的亲朋好友。
这是我的原则,也是我的底线。
莫姐姐与我已经有了肌肤之亲,若是对她的死活置之不顾,那我还是我么?
倘若我不是我,那么就算找到了宫主姐姐和大宝,又有什么意义?
没有人能伤害我的女人!
否则,杀无赦!
钟文紧闭的双目陡然圆睁,体内的六元神功疯狂运转,周身莹光闪耀,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怖气势喷涌而出,瞬间笼罩天地。
他缓缓举起长剑,直指铁无敌所在的方向,眸中闪耀着前所未有的昂扬战意。
“这就是你的选择么?”
铁无敌微微一笑,非但不觉生气,脸上反倒流露出几分赞许之色,“很好,来罢!”
两股锋锐无匹、霸道绝伦的剑气同时从两人身上释放出来,在天空中来回游走,激烈碰撞,看似无色无影,无声无息,其中的凶险,却远非世间任何修炼者所能想象。
“啊哈哈哈哈哈!”
就在钟文将要出剑之际,一个嚣张而怪异的嗓音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偶焱祖大人终于又回来啦!”
?t=20220806091752